小鱼是条鱼,她的名字就叫做小鱼。她在一汪不知名的水里生活,日复一日。她不知道自己几岁了,也没人告诉过她这里是哪里。父母总是忙忙碌碌,不停地出入家里,带来食物给她年幼的弟弟妹妹。小鱼则经常和哥哥姐姐们一起,被打发去家附近的地方找寻食物,把自己喂饱,至少不要被饿死。这些地方总是光秃秃的,大概很早以前就被父母扫荡过了,所以小鱼和哥哥姐姐们即使睁大双眼,用力呼吸,张大嘴巴,将每一处仔细翻遍,仍然不可能吃饱。漂亮的绿色水草叶子,在他们的卖力搅动下,身姿摇曳如一个仙子,但是却带不来任何能让鱼儿们赶走饥饿的食物。父母不许他们去除了家附近的任何地方,可是也不能把他们从饥肠辘辘中解救出来。小鱼不像哥哥姐姐们那样大,自然也不会需要他们那么多的食物满足身体的需求,她只是吃不饱。所以她有更多的时间来观察她的父母和兄弟姐们。她看着健康壮实的弟弟妹妹们无忧无虑的在家里等待投喂,会想:哦,你们千万不要长的像我这样大,觅食真的很辛苦!她看着被饥饿折磨到怒火中烧的哥哥和毫无体力说话的姐姐,会想:为什么我们不能出去呢?外面的世界即使很危险,但总是有办法解决吃饭问题。也许我们会找到另一个家,家附近有好多好多食物。她看着因忙碌日渐衰老的父母,也会想:为什么要这样辛苦呢?为什么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下?

小鱼的名字就叫做小鱼。但是并不是每条鱼都叫做大鱼或者小鱼,或者老鱼。她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,已经是她和哥哥姐姐们离开家里的很久以后了。有天她和哥哥大榕一起觅食,偶然听到一群鱼儿在欢笑,笑声和说话声是那样愉悦欢快,让他们忍不住要游近了去一探究竟。她和哥哥浮在一株细叶水草丛里,偷窥着那个快乐的世界。一尾身材壮实的大鱼,在夸张地摇着尾巴说话:“虽然这样扭动可以展示你曼妙的臀部吸引异性,但是巨大的水纹也会带来吃掉你的敌人。”“所以,翘尾老师,只有等成熟了以后我们才可以做这样的动作吗?”有条带红色条纹的小鱼脆生生的问道。翘尾老师摇摇尾巴,答道:“是的。”红条纹小鱼又问:“那我们什么时候会成熟呢?”翘尾老师忽然发现了细叶丛里的小鱼,和她的哥哥大榕。翘尾老师那一双眼睛里露出的警惕与凶恶,让小鱼和哥哥准备赶紧逃走。可是忽然又有亲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你们不想加入吗?”翘尾老师的声音仿佛带有鱼饵的磁力,就这样,小鱼和大榕回到了翘尾老师的课堂。

“说出你们的名字,让我们互相认识一下吧。”翘尾老师咧开他的大鱼嘴,无比滑稽。小鱼完全忘记了父母的教导,只想跟上这个叫做翘尾的老师的所有的节奏。她抢答道:“我叫小鱼,这……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身边已经哄笑一团。她有些窘迫。大榕看着她,神情也有些不自然。翘尾老师“咳咳”了两声,周围安静下来。翘尾老师抬起头接着说:“鱼是我们共同的名字,是我们族类最神圣的字眼。翘尾是我认识这个世界以后,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。在这之前,我被叫做废鱼。”小鱼瞬间丢了神,她好像听懂了翘尾老师的话,又好像没有听懂。在她的记忆里,她的兄弟姐妹没有叫小鱼大鱼老鱼或者废鱼或者带有任何“鱼”字的名字的。她叫小鱼,这是他们对她的偏爱吗?一定是的,一定是的。鱼是我们族类最神圣的字眼,是我们区别于其他水族动物的标志。我是独一无二的。生在这个水世界里,我的父母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所以我才会有一个特别的名字。小鱼忽然骄傲地摇起了尾巴,眼神里的光芒让翘尾老师颇为满意。他知道这个学生不必像他一样给自己取个名字就能过的很好,他很开心在他迈入老年鱼类以后终于又看到年轻的自己,虽然性别不同,但是他们眼里的骄傲没有任何区别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400-9010-86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:85018612

商梦建站客服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

9:0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关注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