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岑有多少身价(投资人王岑个人简历)

作者丨吴相

编辑 | 朱迪

似乎今天讨论战略、组织、团队、流程等组织化要素的人越来越少,我们天天在谈个人IP,好像个人IP能拯救地球似的。

IP,个人IP,今天已经成为一个国民词汇。尤其在短视频平台上,IP这个词甚至已经成为短视频平台生意模式的内核之一,排名第二的是“认知”。

抖音上什么最赚钱?教你打造IP,帮你提升认知。

组织或者组织化不重要了吗?

没有不重要,只不过前台的人不讲了,讲这个等于自毁商业模式。

另外,受众也不愿意听。因为他们开始重新相信做企业做商业是有密码和奇迹的了。

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,实际上是通过UGC的内容改变了流量的聚集和分配方式。但今天你要把流量聚拢过来,有个前提,就是需要持续地产出优质内容。

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产出以及持续产出优质内容。产出了优质内容也不能保证就能行,因为太卷了,你优质,我也很优质,甚至比你还优质。

这样淘下来,能跑出来的概率就很低了。

这个优质的内容持续产出,不仅仅要靠拍摄,还有剪辑、投流、矩阵账号的运营,需要一个团队,一个组织;

只有一个人的个体来做,成功的几率还有多少?

不是不让你做,而是做的时候要清醒。

你今天看到的绝大多数大流量的号,背后其实都是组织化运营的结果。无论是讲商业的老师,还是展示自然田园风光和朴实生活的新农人(极个别的案例除外,和中彩票差不多)。

组织,依然是这个社会产出的高效单位。

德鲁克在《工业人的未来》一书中说,工业化留给社会最宝贵的遗产,不是流水线,不是机器,而是大规模生产,以及大规模生产的一套法则和秩序。

分工带来了专业,专业带来了效率。然后一群专业的人组织在一起,达成效率最优。

德鲁克还提到,在工业时代,只有极少数人,比如艺术家以及掌握着某种专门技能的人,比如手艺人、作家、舞蹈家等,能够完全依靠自己进行创作和生产。而其他所有人,必须依赖或加入某个组织才能实现产出。

要不加入一个组织,要不创造一个组织,才能进行有效生产。

今天,这个逻辑依然成立。只不过今天的互联网平台,放大了那些原来被埋没的艺人或专家。

但,不可能每个人都是作家或者艺人啊!

即使如此,今天一个艺术家的背后也往往有一个团队,把生产出来的艺术作品,按照组织分工的方式来运营,放大它原来的效应。

至于今天短视频平台上大部分的知识付费和咨询,颇有些点子时代通过流量平台借尸还魂的感觉。

做咨询的都知道,咨询是个重活。本来点子时代早已经过去了,因为人们早就发现,点子不解决问题。因为点子背后还有海量的可持续以及可执行的问题。从做咨询的角度,一个东西要能复制出去,可不是简单的经验分享,而是要普适化以后才能成为方法论的。

因为时空背景不一样,实施条件不一样,自己、团队、资金、产品,结果可能千差万别。

但大量的创业小白涌到流量平台上,像嗷嗷待哺的鸭子一样,张着嘴,等着被投喂。

又有多少人真正具备咨询和做课程的能力呢?

今天我们在抖音里天天刷到的王岑、郑翔洲、张琦、王冲等等,都是类似博商这样的公司组织化运营的结果。

博商作为一个线下商学院已经10几年的历史,之前营收就已经有2-3个亿。all-in抖音背后的编导团队、运营团队、投流的费用几千万……

这些老师的个人IP的胜利,本质上还是组织化的胜利。

如果不理解这一点,你就有可能抱着虚幻的目标,浮游在流量的平台上,被浪推来推去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400-9010-86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:85018612

商梦建站客服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

9:0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关注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